小破不入渠🌠
1.51K members
129 photos
7 videos
3 files
1.09K links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听闻网易云上有《武林外传》全部正片的「音频版」。意思是有这么一群人,把《武林外传》翻来覆去看了不只一两遍,对故事情节已经滚瓜烂熟了,只需要听声音就可以「脑补」出整个完整的作品。

这正是当下时代缺乏的一种认知模式。我们会花很多时间纠结最大最亮的 IMAX、最高的分辨率、最完美的音质,但很少会真正把一个作品掰开揉碎了好好消化掉。越来越多的作品只是单纯从我们的耳朵、眼睛里流过,所以创作者才愈发需要用惊悚的感官刺激来捕捉我们的注意力。

这个时候才凸显出电影院、演唱会、Livehouse 的重要,你还可以学会用自己的方式在家里 hack 出一个电影院和演唱会的「情景」。

https://music.163.com/#/djradio?id=791628396
如果将设计的更迭看作是一个个「周期」,正处于一个「后半周期」的苹果确实早已不那么需要 Jony Ive。但真正的问题仍在于,当下一个新的周期到来时,Jony Ive 还能不能帮苹果度过某个 gap,又或者说,下一个 Jony Ive 在哪里。
还有另一个需要清醒认识的,从 iPhone X 之后开始,苹果可能才叫正式进入了「后乔布斯时代」,之前所有产品的 roadmap 一定是乔布斯规划或至少有参与的。

所以真正的「后 Ive 时代」还早着呢。

(意思是媒体就别把 iPhone 2019 的那个摄像头又跟 Jony Ive 强行扯一起了,就像你们把 iPhone X 之后的价格跟 Angela Ahrendts 强行扯一起一样。)
历史注定 Jony 不能把苹果当成他永恒的画布。从 1992 年进入苹果,他把自己职业生涯的一大半贡献给了苹果。苹果也已经很包容他了,无论是让他搞 Apple Watch Edition,还是将他提拔成 CDO 这么一个很罕见的职务。直到他离开了,重新翻一下我的 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和周边,才忍不住感叹,一个时代落幕了。不是苹果的时代,是 Steve 和 Jony 的时代。

https://jesor.me/2019/jony-ive-is-leaving-apple/
再补充几个小细节吧。

Jony Ive 事实上亲手做的最后两个产品应该是 Apple Watch 和 the new MacBook 11 寸,两个都是在 2015 年发布,对得上媒体传闻的「已经摸鱼 4 年」。

他对自己做的产品还是有明显的偏爱的,比如在 Apple Park 旁边买的这套 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明信片里,只有一张 iPhone (4)、一张 iPod(初代),却有两张 the new MacBook,一张键盘的,一张电池主板的。

以及苹果的产品视频一般过一段时间就会从 YouTube 上删掉。比如 iPhone X 的产品视频,XS 出来之后就删了。the new MacBook 的却在 4 年后还没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ajnEpCq5SE),可能也是运营部的同事不敢吧。

以及他对 iPhone 5c 的偏爱也是溢于言表的。在那本书的内封页和记忆卡纪念品里,到处都能看到 iPhone 5c 那个硅胶套的踪影。
既然提出了「高级外行」这个词,必然让人想问,什么是「内行」?

不是作家、记者的语文老师,不是工程师的理科老师,不是同传翻译的英语老师,他们都是「高级外行」所以才好为人师吗?

这个词有多种表达方式,贬义如「半吊子」,中性如「知道分子」,褒义如「通才」。乔布斯无比推崇的《全球概览》不就是「外行」们试图变高级的工具书吗?

至于知识付费,现在这个市场还处于一个很混乱的初级阶段,但有两点是很重要的。

一,即使某些知识在网上是免费存在的,总结、提炼它也是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比如我在 Skillshare 上学的摄影基础课。

二,知识付费的重点不应当是「学科」,而应当是「老师」。同样一本书不同的老师讲来,效果是很不一样的。如果所有人只想学习如何成功,那自然哪个阿猫阿狗都要打着成功学的旗号来收割。

https://twitter.com/kentzhu/status/1144830835893272576
继《生活大爆炸》剧组只有几十人之后,《XenoBlade2》只有 40 个人参与开发。

https://twitter.com/actualaero/status/1145812398051401728
Jony Ive 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优秀设计师,但借由苹果,他第一次把设计变成了「主流」,变成了每个人都在乎的事,即使大部分人对设计的理解能力参差不齐。

我相信有无数人和我一样,是在摸过 Jony Ive 设计的苹果产品之后,才开始强烈意识到,原来电子设备这种以功能为核心的产品也可以是经过设计的,是可以有美感的。

https://9to5mac.com/2019/07/01/jony-ive-legacy-apple-watch/
商业公司的报道,一旦涉及到「人情」,就很容易变得微妙起来。

比如崔玉贤和徐梦遥写的锤子,因为罗永浩的个人光环太强,即使他们采到的事实是差不多的,出来文章的效果却是天差地别。

这篇的大部分内容肯定还是事实吧,但我仍然怀疑作者的叙述方式。他花了那么大篇幅,用 iPhone X 的 HI 设计来试图说明 Jony 缺席所带来的影响,然而任何一个懂苹果的人都知道,iPhone X 的 HI 设计,是自 2007 至今,改变最彻底、最成功的一个设计。

https://www.wsj.com/articles/jony-ive-is-departing-apple-but-he-started-leaving-years-ago-1156194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