𝕫𝕙.𝕗𝕪𝕚'𝕤 ℂ𝕙𝕒𝕟𝕟𝕖𝕝
15 subscribers
12 photos
1 video
7 links
Download Telegram
周末爬山之泉州安溪英溪峡谷,跋山涉水、攀壁爬树、埋锅造饭……这也是我第一次喝紧急备用水,爬山标配是一瓶脉动+备用水,之前几次回程时脉动都没喝完,这次下山后就喝完了。
https://instagram.com/zh.fyi

最近整理了一下 Instagram 里面主要是在西藏、厦门、东南亚以及朝鲜拍的一些照片,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
想起小时候说时间都是几点几个字,一个字代表五分钟,五点三个字即是五点十五分。有这种习惯的多是福建、广东、海南等地区,后来知道马来西亚、新加坡华裔也有这个说法。

西方钟表刚传入时,人们对时间精度的要求并不高,很少人说 10:13、12:32 之类的,大多化用钟表上的数字作为表达,分针指向哪就说哪,所以有了一个字为五分钟的传统。

一个说法,古时把一个时辰称为「大时」,西方钟表传入后一个钟点为「大时」的一半,故称为「小时」,即一个时辰等于二小时。另一个说法,「大时」源于古代印度时间刻度「时」,一「时」等于二个时辰,即一大时等于四个小时。
科技的发展某种程度上还真是无远弗届,弭平了不少时空上的鸿沟。在前互联网时代,孩子们的兴趣、玩乐以及流行趋势带着很强的地域性和自上而下的特点,比如说卡带、游戏机、明星海报等,首先开始流行的是发达地区和政经中心,而到了小城市、县城以及乡村,这种趋势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下去。

等到这些小地方都开始流行了,源头地区可能又开始流行别的东西了。所以某个小地方九零初流行的东西可能是发达地区八五前流行的,长大后这两个年龄段会有共同记忆。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一批人出生时便伴随着互联网生长,他们是数字世界的原住民。童年记忆的建构中能触及的人群更大也更广了,等零零后们以后回忆起来,他们跟全球各地的同龄人有着更多的共同记忆。
抖音和快手就是新时代的电视,下滑刷新就是遥控器。
「2020年1月24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医生黄朝林等人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对新冠肺炎最初41个病例临床特征的研究结果。首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发现症状的日期为2019年12月1日。」
——财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事记》

疫元年,疫一年,明天开始后是疫二年。
走到泗水道看到这个地名觉得挺有意思,感觉可能跟印尼有关系,打开地图一看附近还有槟城道,查了一下这些地名是以厦门友好城市命名的。
美国 YouTuber MrBeast 在感恩节当天(11/25)上传了一支与《鱿鱼游戏》几乎相同关卡的视频。邀请了 456 位观众来参加游戏,并且仿照剧集为第一名提供 45.6 万美元的奖励。

片长仅 25 分钟,拍摄成本高达 350 万美元。MrBeast 于 1998 年出生,年仅 23 岁,他拍的视频大多以高额的奖金和制作费闻名。这支影片到今天一周多一点的时间已经有将近 1.5 亿次的播放量。
听《忽左忽右》了解到了日本第一次劫机事件。劫机者是 1969 年从共产主义同盟(共产同)脱离出来的日本赤军派成员,他们在 1970 年 3 月 31 日劫持了一架从东京飞往福冈的日航飞机,后来被称为「淀号劫机事件」。

机上共有九名赤军成员,他们持武士刀、手枪、炸弹等武器冲进了驾驶室,成功劫持飞机准备飞往朝鲜平壤。最终目的地是经平壤去往古巴,为了「学习古巴游击队武装斗争经验,再重新登录日本发动武装斗争」。

由于淀号是飞日本国内航线的,机长以油料不足等原因成功说服赤军停靠福冈机场加油。加油期间日本警察和自卫队尝试让飞机滞留机场,但没有成功。最终机长以重新起飞为条件,让劫机者释放了部分人质。

淀号越过 38 度线后并没有联系上平壤空管,但在之后不久收到了「这里是平壤,进入导航」无线电信号。飞机在引导下回转,越过了 38 度线南下,这是韩国当局在 KCIA 局长金桂元的策划下采取的蒙蔽劫机者的行动。

飞机降落在韩国金浦机场,为了让劫机者相信他们降落在了「平壤国际机场」采取了一系列伪装措施。让士兵穿上朝鲜人民军军服,还有一些女兵举出「欢迎来到平壤」的标语。

但劫机者还是在飞机上看到了一些东西,从而察觉到了异状。具体看到了什么现如今有各种不一的说法,一说是看到了荷兰壳牌公司的广告;一说是劫机者打开了收音机,里面传出美国音乐;还有一说是在机场发现了黑人士兵。

为了弄清真想,劫机者问了上机后的「朝鲜人民军士兵」朝鲜五年计划是什么?士兵答不上来。劫机者又让士兵出示金日成的照片,士兵也拿不出来。于是这群劫机者发现被骗了,立即要求起飞,由于飞机引擎停止后需要额外的辅助发动机帮助重启,韩国当局拒绝配合,双方由此展开了对峙。

淀号副机长在此期间成功将劫机者武器、人员、位置等情况写成了小纸条扔下舷窗,掌握情况后到韩国当局准备强攻解救人质,但这个方案遭到了日本政府的拒绝。

为了化解僵局,日本派出了运输省政务次官和劫机者谈判。经过一番交涉,成功让劫机者答应让政务次官作为人质交换机场的乘客和几名空姐,之后飞机再次起飞飞往朝鲜。

飞到朝鲜着陆后,劫机者向朝鲜当局缴了械,这时候才发现劫机者的武士刀、手枪、炸弹等都是道具或者仿制品。之后朝鲜让机组人员和充当人质的政务次官回了日本,而劫机者朝鲜政府以需要进行必要的调查为由,让他们滞留在了平壤。

日本赤军派在 1970 年前基本上都是在日本国内活动,本次劫机事件让他们走出日本,获得了世界性的「名声」。

劫机事件发生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之前日本国内发生了一连串事件,赤军派在学生运动失败的教训中得出了一定要走武装斗争的路线,于是导演了所谓的「大阪战争」、「东京战争」等一系列「M 行动」。他们抢劫邮局等筹措资金,甚至直接抢劫警察交番(派出所)以获得枪支和弹药。后来发生「大菩萨山口事件」,赤军派很大一部分被日本政府一网打尽,残余人员纷纷逃亡海外,其中一支就策划了淀号劫机事件。

https://apple.co/3NuPcqk
「保护女性是男人的责任」的确是一种有毒的男子气概。女性并不天生就需要别人保护,人应该保护弱者。女性可能是弱者,男性也可能是弱者,老人小孩也可能是。
前几年骑自行车去东南亚的时候计划了三个方向:广西去越南、云南去老挝、云南去缅甸。后来查了一下地形图发现老挝、缅甸就是山山山,去了之后就是爬坡爬坡再爬坡。最后选择了广西走友谊关去越南,一路上几个国家都没进内陆,沿着海岸线骑,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