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世界
4.17K subscribers
377 photos
62 videos
1 file
1.07K links
《一天世界》的渣渣。短到不像样的节目。 不鳥萬如一 (@lawrencelry) 主理。http://yitianshijie.net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世界上还有 Mini So 这种东西存在,怎么可能做到「只是想安静地喜欢美好的东西」?
多读外文书少读中文书的重要性在今天只可能更大。读得慢完全不是借口。
高级趣味在中国早被摧毁得体无完肤。很多人不明白追求高级趣味不是为了替代低级趣味,而是补充。
例如,妳完全可以以偏左的高级文化爱好者的姿态鄙视迪士尼,同时像一头在泥地里打滚的猪一样享受迪士尼。没有任何矛盾。
消费和消费主义的区别。「我」和爱挑礼物的以前区别在于开始创作了。别只看到亦舒什么「没有很多爱有很多钱也是好的」那一面。
不知何时开始,学习西餐礼仪在中国也被鄙视。总之是以不为洋人马首是瞻为傲,仿佛不把西方放在眼里就自动找回了本国文化似的。这潮流又与美国人的实用主义随性暗合,造就一种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价值观。所谓歪瓜裂枣最好吃。
我需要一个类似 1990 年代互联网的功能,默认不显示知乎所有图片。知乎上太多答案的图片感觉像是「呼呼,快来看我射出的精液」。
Forwarded from 《無次元》博客
常见的 myth(普遍认为对,其实不对的观点): 古典音乐只不过是当年的流行音乐。

在 retromania、引用和采样成为主流创作模式、艺术高度媒介化的年代,反过来说倒是对的:流行音乐只不过是今天的古典音乐。
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有人因为我反复批评微信,就假设我会因为家人使用微信而森气气。

的确,我和所有家人都不用微信联系。我们用 iMessage、Telegram 或 WhatsApp。互相帮助对方向上才是家人之所为:正因为她们是家人,我才不和她们用微信联系。

当然,我的家人和她们的朋友、同事联系会用微信。那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理解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用微信不需要很高的智力。
看到这样一句:「在银行业服务水平还没上去的时候,每月最头疼的就是去银行取钱。当时读中学,每次也就取个三四百,还得忍着窗口人员一脸嫌弃的嘴脸。后来有了 ATM 机这个东西,感觉好亲切啊……」

这其实就是大部分关心隐私的人关心的东西。用 ATM 了并不是说银行就没有在 track 妳的资金变动,更不可能意味着匿名,但至少不必直接看人脸色。
出门在外,遇到要求帮忙拍照的陌生人我都很乐意。但对方递来的手机上打开的往往是某种美颜相机,按了拍摄后,UI 上没有 visual cue,取景框定格在刚拍下的这张的预览画面(而不是恢复到拍摄状态),完全不知道相片是否已经存到 Photos.app,不问对方不知道如何操作以便「再来一张哦!」
推荐一个视频,生怕别人不看,无奈地注一句「只有一分钟」。人类变成什么东西了。
上面说的推荐视频的人不是我,不过其实有个问题是在网上推荐东西是推荐给一群陌生人。若是熟人,想不必加此 disclaimer。这就涉及另一个问题:在网上推荐东西和「义务推广专员」或者说 spam 的区别在哪。并不能说推荐的东西是公益性质就一定不属于 spam。
义正辞严地以违法为由指责无牌照 VPN 业者的网友出现了吗?
「在网上推荐东西和义务推广专员或者说 spam 的区别在哪」,这个问题我是有答案的。我一般不会推荐朋友喜欢的东西,只会推荐她们不喜欢的东西。所以我一点不想推荐唐十郎给寺山修司爱好者。那是连推荐算法都能做到的事。
Sad, man. Fucking sad.
我宁可当流浪汉,也不要活在「当下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