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57 members
191 photos
864 links
文章投稿:https://x.nthu.io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新版靠北清大讓全校師生都有了審核的權限,每天穩定發出投稿文章

🤖 審核小幫手 @xNTHUbot

Plurk: null
Twitter: null
Facebook: fb.me/xNTHU2.0

靠北交大: @xNCTU
告白交大: @CrushNCTU
舊版靠清: @CowBeiNTHU

ℹ️ Made by @SeanChannel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靠清629

熱血招募船員!
有沒有愛海的勇者想跟著風帆社一起乘風破浪!來一場快閃的海洋之旅!一起體驗帆船帶來的速度與激情。
活動時間:12/11-12
報名連結: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EukHZf3Di3njjwiCj5kl3agSQOCW6iH6gzfGywIsjLXF9Mw/viewform
#靠清630

新竹風那麼大,衣服又曬不了外面,曬裡面又會發霉,烘衣服又要錢...(我就是不想花這個錢)

哪個生活達人教我如何過生活
#靠清631

求救各位學長姐 或是跟我一樣大二的好同學
剛剛在二手版上有看到明年校慶的團隊在徵人
因為自己有籌備系上活動的經驗了
想說參加個校級活動自我挑戰一下
但總覺得校慶對清大人來說有點陌生
(還是其實只有我不知道校慶是什麼樣子的ಥ_ಥ)
有沒有學長姐曾經參加過或是有了解的
可以分享一下往年的校慶大致上是怎麼樣的嘛
謝謝你們QQ
#靠清632

拜託資工系大二的不要自己不睡覺在那邊影響別人了好嗎,凌晨三點在那邊狂串門子唱歌鬼吼鬼叫,深夜那麼安靜發出聲音真的是很容易把別人吵醒,而且每天欸,煩不煩?
#靠清633

雨天找不到車位,參考一下空間管理大師
#靠清634

最近走走晃晃看到一間不錯的手創店 ,老闆很好聊 ,也在學校與社區大學上過課程喔 。 有興趣的學長 學弟 學姐 學妹 同學們 可以前往看看有沒有興趣的手創 需要的配件喔
店名:咕嚕屋創意生活館
店家電話:03-5733797
產品內容:玉石 水晶 沉香 手創
地址:
新竹市東園街53號
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guluwu5733797/
#靠清635

校友體育館的管理員是薪水小偷吧?花錢來打球還要忍受如此髒亂不堪的環境實在是嘔嘔嘔嘔嘔
難道體育室的場地主管都不用監督嗎?還是說你們也只是只會吃不會做事的米蟲們
#靠清636

小弟剛來新竹啦
今天看到這樣子拖吊摩托車
是合法的嗎? 還是新竹常態
太扯了吧
#靠清637

是在靠...
雅齋面活中側的 不知道是樓下還是活中傳來的聲音(推測是樓下
有夠機掰難聽還唱超大聲 一直唱同一首
現在11:30已經是可以告你的時間了
拜託閉嘴
#靠清638

可能考不上研可撥仔問一個,可不可以去搞個教育學程來留在學校?(本來就有點想修教育學程)
#靠清639

其實清大的師長同學人都滿好的,只是每次遇到衰事的時候都很想罵一聲清華素質,例如住宿組、駐警隊跟校長
#靠清640

麻煩碩齋的30CM們 把別人的衣服拿出洗衣機烘衣機時
CHECK一下有沒有漏拿的好嗎
我已經快受不了一直買內褲的狀況了
麻煩各位了
還有如果你是今天12/11 11.~1.中午左右
有去三台中間那台烘衣機拿衣服然後 發現多內褲的
拜託留言 我去找你拿
#靠清641

#宣傳文
自今日12/11起到12/24聖誕節前 只要在清大小木屋消費滿80元或升級套餐 就可以得到一張刮刮卡唷!可以揪好友合湊80元來刮刮樂!
#靠清642

「■ 有關台北政經學院(TSE),尤其是與近來身陷弊案的寶佳建設的關係,我們需要更多解釋。

邀請校內外人士,一起連署(分享+轉發),請清大校方針對台北政經學院(TSE)進行釋疑!
👇👇👇👇👇👇👇👇👇👇👇👇👇👇👇👇👇👇👇👇
👉 連署表單在此:https://forms.gle/tbPWu7zKzDfGuRSF7 👈
👆👆👆👆👆👆👆👆👆👆👆👆👆👆👆👆👆👆👆👆
(開放校外人士+組織加入連署)

👉 校長座談資訊:
時間:12/17(四)10:00
   地點:人社院C310會議廳

👉 說明(或是看投影片也可):

  眾所周知,清華大學已著手設立《台北政經學院》(TSE)。然而,隨著設院相關訊息逐漸明朗,清華校內師生陸續察覺一些明顯疑慮。基於學校整體校務穩健及長遠福祉考量,我們不得不表達深深的擔憂。請校長和校方領導管理人員審慎認知與權衡利弊,務實面對與回應這些疑慮。

第一、資金來源危及大學自主

  「台北政經學院基金會」由寶佳機構創辦人林陳海先生同意捐款30億元成立。 然而,這筆雄厚資金涉入清華校務運作和名器使用,不僅足以威脅大學自主之原則,恐讓大學成為財團的「租界」,更可能牽扯政經社會資源利益輸送,直接為學校領導人員、乃至全體師生帶來無窮禍患。

  這並非危言聳聽,而已是現在進行式。《天下雜誌》、《聯合報》專題報導早已指出,寶佳集團負面新聞不斷,是爭議最多的建商,其目的正在於大規模投資,而非正派經營, 若說是資本界的地雷,恐怕也不為過。事實上,近日《聯合報》網路新聞報導,寶佳資產投資捲入勞動基金炒股弊案,涉嫌與管理勞動基金的官員共謀,炒作特定公司股票。 相關資金來源和流向,已在台灣社會沸沸揚揚,成為眾矢之的。《中國時報》網路新聞引用評論指出:「寶佳機構財力雄厚,據說涉入股市的資金少則數百億,多則上千億,在股票市場已到了喊水會結凍的地步;寶佳機構在股市當禿鷹……頻頻狙擊別人公司,恩怨恐愈結愈深,一旦企業出現破口,災難就會伴隨而至。」 倘若清華大學為此一妾身不明的校內機構,牽扯負面爭議叢生的「炒股弊案」、「股市禿鷹」,甚至「洗白炒股錢」所帶來的龐大社會質疑,儼然成為在台復校以來最大醜聞,顯非校方任何一位領導管理人士所能擔待。對於此種可能性,校方目前有何應對策略?

  不無諷刺意味的是,作為《台北政經學院》標竿的《倫敦政經學院》(LSE),在2011年,也捲入了利比亞前領導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捐款風波,校譽嚴重受損,校長戴維斯(Howard Davies)以個人決策判斷錯誤連累學校,黯然宣布辭職下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資金來源茲事體大,不可不慎。但願類似事件不要發生在台灣的清華。

第二、人事安排危及大學自主

  《台北政經學院》是由「台北政經學院基金會」與清華大學簽約設立。在基金會主席黃煌雄先生敦請下,由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擔任院長,預計由政治大學蔡中民教授擔任副院長。目前也已形成學術委員會和一定規模的師資陣容。然而,這些人事安排與權限配置,與現有校務領導階層的關係為何?《台北政經學院》的院長、副院長及相關師資,是清大校長敦請聘任,還是基金會作主?他們有經過本校三級三審的正常程序聘任嗎?他們的權利義務為何?他們與校內經濟、政治、社會等相關領域師生關係又為何?在清華悠久深厚的校譽名器上,能否確保這些人事與決策與整體長期校務及師生權益相符?

雖然《台北政經學院》宣稱以「校中校」模式運作,但目前看來是「校外校」,該學院的人事、師資、課程、招生,都不必遵守清華大學的程序,儼然是基金會在清華圈下的租界,可以擁有完全的自主權。如此對於大學自主可能產生何種威脅,就不免讓各界深感疑慮。

第三、組織規劃危及清華聲名

《台北政經學院》已經發佈110學年度招生簡章,設置跨院國際碩士學位學程,招生名額2名,每年學雜費54萬元。該院網頁列出的師資陣容,目前多為海內外現職或退休教授,沒有任何課程資訊。這些現職或退休教授,是專任、借調、兼職,或是掛名?目前沒有任何課程資訊就開始招生,學生如何據以判斷?日後若這些列名的教授無法到任,或受聘後卻長期不在校,已報到的學生是否權益受損?如此高額的學雜費,為何不列為碩士在職專班?基金會捐款興學,為何在清華辦貴族學院?另一方面,清華現有學生,如何能參與選課及請益受教?清華現有教授及研究人員,如何得以參與交流,彼此共同提升?目前該學院的教學與研究,未見實質內容。未來的發展規劃,教研的考核,都不是清華校方轄下,但一旦學生權益受損,清華校方能否介入支援或據以究責?

  我們了解清華大學需要資金與人才,也需要國際化。但是,如上述所言,大學受贈資金,必須來源正當,且大學自主、學術自治、師生權益的基本原則,不容犧牲。如果資金來源飽含爭議、人事安排及規劃超越校內現行學術及行政程序,輕則損及大學自主之原則,重則毀壞清華校譽於一舉。

清大學生議會 王致凱(人社院學士班)
    陳泰寧(教科所碩士班)
朱廷峻(人社院學士班)
蔡闊光(資工系)
陳聿邦(原科院學士班)

*如有任何疑問或是論述上的建議,請洽jacky048108@@gapp.nthu.edu.tw。」
#靠清643

中夭終於關台~
今晚,我想來點德州炸萊豬排+日本超低輻射高麗菜慶祝一下
#靠清644

在紅磚徒步區畫這麼突兀的白線到底是在想什麼???
先不說是不是真的能達到目的(行人腳踏車分流?靠右走?)
這做法也太簡單粗暴了吧
#靠清645

想問一下有沒有人知道這學期德國史什麼時候期末啊?
#靠清646

聽說21級呂學長一直跟普物教授說要出難點多當點,是怎樣?
自己過了就要別人沒那麼好過是不是,前科已經有夠多了還要繼續鬧?
#靠清647

靠北 可不可買飲料的神奇寶貝假粉

那叫雙斧戰龍
才不是烈咬陸鯊!

不要丟臉好ㄇ
#靠清648

上禮拜的耶舞(12/10號)
有一個物理系的好帥!
不知道是不是單身想認識
#靠清649

哭阿 ~ 校友體育館搶場的網頁是要多爛?搶完還會被系統自動取消,現在是當我們很鹹可以整天守在那邊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