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52 members
159 photos
741 links
文章投稿:https://x.nthu.io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新版靠北清大讓全校師生都有了審核的權限,每天穩定發出投稿文章

🤖 審核小幫手 @xNTHUbot

Plurk: null
Twitter: null
Facebook: fb.me/xNTHU2.0

靠北交大: @xNCTU
告白交大: @CrushNCTU
舊版靠清: @CowBeiNTHU

ℹ️ Made by @SeanChannel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靠清477

這篇文會很長,但做為在這間學校已經三年的大四學生,有些東西我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夠一起關注這件事情,也希望學校不要再總是用官僚心態殺死那些原本信任學校的學生。

10 月 30 號的 #靠清441 被偷拍的這件事情,得到大家不小的關注。然而大家可能不曉得的事情是,這些事情會層出不窮,與學校的處理方式多多少少有一些關係。通常大家遇到偷拍的事件,第一個反應要嘛是找教官,要嘛是找駐警隊。通常來說,後續的處理就會是提報性平會,然後走完學校的懲戒流程,當事人被記幾隻小過,做完輔導,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沒有人會告訴你,你被偷拍的照片,性平會是沒有職權幫你刪掉的;沒有人會告訴你,即使偷拍是告訴乃論,警察沒有權力決定要不要受理。只要是刑事案件,都得受理;更沒有人會告訴你,你被拍的照片,也就是所謂的犯罪所得,只有法院才有資格沒收。性平會沒有能力阻止你被拍的照片繼續留在那個人手上,甚至自始自終你連那個人是誰,叫甚麼名字都不曉得。

女生們從小都被教育,暗處很危險,晚上不要沒事跑去那些地方。然而真正有危險的地方,其實是館舍。在那篇文章底下有個留言,裡面提到的案子,不是在甚麼偏僻的角落或晚上,而是早上十一點四十分的旺宏館(總圖)的二樓女廁。

從碩齋、信齋、圖書館、教學館,從我 106 年入學以來,每年都會聽到有人被偷拍的事情。不論男女,不論你是一般學生還是和校方往來密切的學生會幹部,當你被偷拍的時候,沒有人救得了你,沒有人會提供你協助。就連僅僅只是希望不要有下一個人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希望能夠在工一館加裝監視器,都能夠從三月一路拖到十月底,可能因為校園安全平常就不會編多少預算導致經費不足,可能因為其他原因。更糟糕的是,即便每年被偷拍,即便每年都有層出不窮的事情,學校仍然不願意好好正視館舍也應該要被納入整個校園安全的考量裡面。

學校讓每一個科管院的學生都去修法學緒論。然而這間學校,連讓「正者毋庸向不正者低頭」這樣一個基本的概念都沒辦法實踐。我的所見所聞,僅僅是一個又一個被體制搞掉,對體制失去信心的人。學生要的,不就是一個安全而已嗎?

即便知道自己應該要可以安心的生活在校園裡,應該要可以安全的在館舍上廁所、洗澡,但因為知道制度無法保護自己,所以每一次上廁所都必須要和同學一起去,每一次上abc的課都得和認識的人一起搭公車回宿舍。到底要有多少的學生發生這些事情,學校才願意負起責任,好好檢視這所學校到底缺乏了甚麼?要怎麼改善這些地方?

每每學校在面對學生的不同意見時,都會向學生表示,學生應該要多信任學校一點,多了解學校一點。但學校到底曉不曉得,學生為甚麼不信任學校,正是在一次次的信任被當成泥濘一樣踩在地上,那些不安全感與習得無助感,才形成為什麼總是有學生無法信任學校的原因。

性平會的主任委員是校長,應該是比誰都更清楚這所學校到底發生過多少偷拍案件的人,也比誰都更清楚這些偷拍案件最後怎麼了結的。如若連校長做為主任委員的性平會,其建議都能被系館視若罔聞放置七個月,學生何以相信制度?如何相信體制內的方式能夠維護自己的權益?「教化云者,教在學校環境以內,而化則達于學校環境以外。」學生在學校環境尚且如此,何談日後出社會後,起所謂新民之效?

教育部規定的校園安全地圖,學校到底做了多少?檢討了多少?教育部要求紀錄校內發生性騷擾的空間,學校到底做了多少?教育部要求的校園安全檢視說明會,到底有沒有確實的邀請專業空間設計者、老師、職員、學生,以及其他會使用到學校空間的人?到底有沒有確實檢視、紀錄,並公告給所有學生知道?

懇請學校的高層不要再將這些事情當做零星個案,忽視偷拍對於學生安全感的嚴重衝擊;懇請學校的高層不要再將校園安全當成虛應故事的庶務。在你們看來那是為了一個個零星事件浪費預算的預防性措施,但對我們而言,那僅僅只是生活,僅僅只是為了維持我們最低最低的尊嚴:能夠安全的在學校上課,能夠在自己的隱私被侵犯的時候,相信學校會和我們站在一起,讓我們不再需要向不正者低頭。

學校不該是讓學生產生習得無助感的地方,至少清華大學可以不是,也不應該是。
#靠清478

在捷運上遇到有智障在吃鹽酥雞

我:捷運上不能吃東西喔
:(看我)What? Sorry, I can’t speak Chinese.

我:I said, you can’t drink or eat anything when you take Taipei MRT.
:Oh......ok.

我:If you eat that thing one more time, I will call security, ok?
:呃、你說你要叫什麼?

我:......我說,如果你再繼續吃,我會叫保全把你請下車,這句聽得懂嗎?
:好......不好意思。

幹,再裝阿。
#靠清479

外系生誠徵黃國柱教授普化一考古,希望越多屆越好?爬文聽說有考過很多年前的?報酬200元(可議)
p.s.下周一就要考了,雖然感覺徵到機會不大......
如果願意幫忙的同學可以寄信到nthunthu123@gmail.com聯繫我,謝謝大家了!
#靠清480

我家回家的方式一直都蠻隨興的,明明每個人都有鑰匙,但有時候就是不想自己開,會按門鈴叫家裡的人來開

我爸為了遏止大家都不自己開門的習慣,就會在有人按門鈴的後去門口喊:通關密語

今天也是響了門鈴,算算時間是家裡人會回來的時候,我爸就跑去門口

爸:通關密語!
:......
爸:通關密語!!
:...........叭、巴拉叭叭叭?

我:啊,我剛剛有叫 Uber 啦(驚醒)

我爸到現在都還在用憎恨的眼神看著我

唉呦,抱歉啦 🥺
#靠清481

阿緯是一名粉專經營者。原本正職是網路工程師,也是我的同事。平時在公司應付溝通障礙的客戶與上司,抖落一整天的勞累回到家中,還得開交友軟體搜尋附近的+9妹,看有沒有人想廢材回收。好不容易有人也右滑愛心。​


『嗨。』​

『噁男不要隨便揣測他人的想法好嗎?不約。』​


結果新竹+9妹的行情也挺好,現在這個行業競爭激烈,都被勉強能看一點的瘦宅工程師預訂走了。​

阿緯蠻高的,大約有一百九吧?性格蠻靦腆也算開朗,就是太醜了才沒人要。因為寂寞,才想養動物陪伴自己。他本來也只是嘴上說說,但那天路上剛出生沒多久的流浪狗被他餵了點麵包,竟跟著他回家,像是天意般。他把它取名為拉皮,到現在還是最疼愛他。​

阿緯把這段故事上傳到個版,沒想到引起廣大迴響,中年朋友似乎都很喜歡他的經歷。於是他架設粉專,分享他與狗勾的美好回憶;又善心爆發同情心爆棚地陸續撿了好多浪浪回家,疲於兼顧工作與照護。當粉專讚數破五位數,開始有寵物用品公司找他工商。​

「我收支抵銷後賺的還可以比以前上班多欸,」阿緯當時對我說:「誰還要當社畜啊?」​


辭掉工作前幾個月是還蠻順利,但祖克柏調降了他粉專的觸及。廠商是看文章觸及率定價的,他領的業配便愈來愈少,無論試了什麼方法,拍再多可愛互動也救不回來,受眾永遠是那些很閒的中年,沒有擴展。大家似乎都看膩了,畢竟新題材也不太好想啊,不過是與動物的互動而已,借鏡別人的想法也未必有流量。​

漸漸地阿緯對這些動物失去了耐性,尤其是貓。貓咪真是有夠機掰的動物,早上六點就要叫,你不起床他還會咬你,還踢不走,或乾脆跳到櫃子上摔你的東西報仇,擺出那結屎面對著你喵。那天看到中華大學生虐貓,他心裏竟然有些爽快。​

阿緯滿是抓痕的手撈起雞掰貓用力往地上摔。那貓在空中翻了個身,穩妥地著地,喵地飛快跑走了,後爪順便把拉皮的鼻子劃流血。為了養這些不知感恩的動物(尤其貓),他快連自己都沒辦法吃飽,整個人也愈來愈神經質。​


「可是那天我走在寒冷的街,是準備打算投河了,撞見路邊紙箱裡有三隻小貓,就急忙帶他們回家。」​

「你真善良。」我說。​

「不,我是看見了新題材。」阿緯把眼鏡上推,反光瞬過他的雙目:「我們這行只要有題材就能存活。」​


大致情況都不錯,除了有隻小貓呼吸很薄弱。阿緯趕緊花五分鐘架好攝影機、打光、清理環境後,觀察他的情況:果不其然連心跳都沒了。他對著攝影機開始摩擦貓的身體進行CPR,反覆搓揉呵氣,同時喃喃唸著「快活過來呀」、「大家都在等你」之類的話。​

過了十幾分鐘,小貓依舊沒有心跳。阿緯很懊悔,許是剛剛放太久都涼掉了。於是他關掉攝影機,把貓拿去微波爐熱一下再拿出來,小貓居然就有了溫度,熱騰騰的,也開始微弱地呼吸。阿緯急忙再開啟鏡頭以哭腔說著「謝謝你活過來」之類的屁話。​

皇天不負苦心人,這部影片的瀏覽量超過百萬,好多抄網路的記者紛紛私訊粉專想取得影片授權,談業配的廠商也回來了。當然那隻貓腦部因長期缺氧永久受損,行動緩慢被其他動物排擠,阿緯便在粉專發文「謝謝善心人,有人認養她囉!」,包一包丟進垃圾車。​


「這顯然是廠商的疏失,讓一隻貓就這麼微波死了。」​

「你有點糟糕啊。」連我都看不太下去。​

「人都快餓死了,還管其他動物?在我看來寵物跟豬肉差不多,」阿緯呿了一聲:「大眾喜歡吃,那就給他們吃;大眾喜歡看動物影片,那就做給他們看。」​


後來他的粉專就時常出現動物復活影片,原本一個月一次,最近一星期就有一次。他說自己會在街上巡視,看有沒有小動物又被遺棄了。​

「看動物影片的人,沒人要幫我分擔或領養,還在留言說什麼互動沒梗了看不下去,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只有動物復活時才有人看。」​

「你當初是喜歡他們的吧?」我問。​

「肯定的,但當興趣變成職業,那些感覺就不見了。」沒有溫度的字語從他齒間擠出:「剛好你在,幫我拍下支影片,最近觸及又掉了。」​


他從箱裡掏出一隻小貓,看起來也是剛出生的,還很虛弱。​

「看過天能吧?」他突然冒出這句話。​

我拿起攝影機,點了點頭。​


阿緯低頭親吻小貓,切換成很溫柔的嗓音:「謝謝你活過來,歡迎加入我們家。」接著他向我示意,叫我關掉鏡頭。​

他用力將小貓往地上一摔,那玩意發出微弱的喵聲。​

「大貓會躲,我看你怎麼躲。」拉皮在一旁露出恐懼的眼神,發出嗚嗚悲鳴。阿緯將他趕走,接過我的攝影機拍攝小貓的特寫。牠氣息虛弱趴在地上,讓我驚嚇又摸不著頭緒。​

「活過來了⋯⋯有呼吸了!」阿緯將他輕輕捧在手上,持續搓揉牠的身體。小貓看起來很痛苦,連發抖或呼叫的力氣都沒有。他原本養的貓事不關己地在一旁梳理自己的毛。​

接著,阿緯把那小傢伙往死裡掐。​


「有需求,就有供給。」他把攝影機又塞回我手上,抓起失去生命跡象的小貓放到鏡頭前,說:「這是我剛剛在路上發現的小貓,似乎沒心跳了。我現在要救活牠。」便開始按摩心臟位置。​


我忽然弄懂了。整個人無法動彈,視野發黑不停顫動。​

他見我說不出話來,嘆了口氣拍拍我的肩:「那些拍動物起死回生的感人影片,都只是想要賺流量啦。要救直接救就好了,那種分秒必爭的時刻,還先架攝影機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想再待下去了,阿緯把我送到門口。​

「今天的事你應該不會講出去吧?我是信任你才邀請你來唷?」他輕輕一笑,讓人不寒而慄。​


第二天阿緯很生氣地密我,說我拍的影片手一直在抖抖抖的,害他必須再找一個犧牲品,命算在我頭上。隔沒多久,他粉專又放出新的影片,這次是復活小白兔,分享數又創了新高。​

實在看不下去,我向警察局投訴虐待動物,但他們根本不怎麼鳥我。好不容易到第四次報案,終於派人到阿緯家裡搜查,也沒查出什麼。他只要說「有不願具名的民眾將動物收養了」,就可以躲避刑責。我想盡辦法要捉他的馬腳,但都被他靈巧地閃過。​


我轉而尋求動保處協助,他們說晚點會來跟我討論細節,看怎麼套出話來。門鈴響了,我壓下門把後,還未鬆手,便連門帶人被一股力量向外拉開。​

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門外,手裡握著攝影機與一綑麻繩。​


「現在我要來復活你了。」他靦腆一笑。
#靠清482

這是一個令人悲傷的故事

我一如既往的在靜齋洗衣服,然而當我要去收洗好的衣服時發現我的洗衣籃不見了,我還以為是我弄丟他了,就在我苦苦尋覓不成,我去教官室調了監視器,發現一位身穿白衣黑長褲帶著黑框眼鏡留著中長髮的美女,走近了我的洗衣籃,打開了裝著我的衣服的烘衣機,手還伸進去翻了一下,關上門之後,打開了另一台烘衣機的門,就非常順手拿走了我的洗衣籃,裝著她的衣服提了就走,好像那個洗衣籃原本就是她的一樣,所以陪伴我三年的藍色洗衣籃就這樣被幹走了 QQ

我想說的是,想告訴那位那位身穿白衣黑長褲帶著黑框眼鏡留著中長髮並且住在靜齋的美女,我已經去調了監視器,也拍到妳的正臉了,不用覺得可能會找不到妳,所以在週一教官處理之前請主動先來找我道歉,雖然洗衣籃不是什麼貴重物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困難才要用別人用過的洗衣籃,但是國中課本有教過,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希望之後妳可以不要再做這種事,謝謝。

轉自二手板 https://fb.com/1787043694781593
#靠清483

你也喜歡打羽毛球嗎卻苦無場地嗎?
想要認識更多厲害的球伴嗎?
我們是新成立的一個球團
每週定時在清大校體開團
點進下面的連結
留下你的資料
讓我們聯繫你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eg3OdF-MpPTIdWNMDURKhNd3TnJcP7DCHf7FmWphlaM/
#靠清484

我好奇想問...
究竟每次經過機車塔都會聞到化學藥劑味是怎麼回事???
#靠清485

趁最近改作業炎上宣傳一下

如果想要上跨領域得到評語的同學
可以考慮修下學期魏捷茲老師的跨領域:社會科學
只要你敢寫,老師會給你滿滿的評語
老師可以接受同學寫4頁以上的英語作業
#靠清486

為什麼都有固定幾個人在留言鬧啊
是上大學交不到朋友喔
#靠清487

可以教我怎麼拒絕跟有男朋友的女生聊天嗎
#靠清488

【急徵!邀請參與偷拍防範會議】
 
【前情提要】
學務長想邀請性平相關的社團參與討論偷拍防範工作坊,
希望各社團有1-2名代表出席討論。
時間:11/11(三)12:00
地點:學務處會議室(行政大樓三樓311)
*提供免費便當*

目前敝社(性別平等工作坊)有一位代表,想再徵求一位想對偷拍事件發聲、提供實際經驗或防治建議的同學,由性平坊報名一起參與這場會議。
 
【參與方式】
請在*今晚午夜12點前*私訊性平坊粉專或IG,提供真實姓名、email及手機號碼,並簡短說明想參與的原因(至少三句話)。
因必須儘快回覆給學校單位,請有意願的同學務必在時限前私訊,麻煩了!
性平坊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NTHUGEW
性平坊IG:@nthugew
 
【給大家的話】
近日,靠北清大上再次出現一些關於偷拍事件的貼文,不乏有同學按怒、留言譴責偷拍行為。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些事情已不是新聞,也不是幾個人一次、兩次的經驗,而是校園中長久以來都有人曾受害或可能受害的問題。
所以,在此我們想邀請同學,為改善問題站出來,把想法和建議直接反映給學校,推動學校做出實際作為來處理這個問題。
最後,如果你自己或身邊的人有過被偷拍的經驗,請不要害怕,可以到學校性平會或警察單位尋求協助,諮商中心也是能提供幫助的地方。錯的不是你(們),做錯事的是偷拍別人的人。
性平坊作為校內性別社團,我們會一直作大家的後盾,請別忘了,你不孤單,有我們在。
 
【性平坊樹洞】
有想跟我們說的話,可以丟進這裡哦~
https://forms.gle/StuEaZTsJ4hJMPZw8
#靠清489

學測前一個月的某天
老師叫全班同學共同打掃一下教室,確保班級整潔
全班同學拖地的拖地、擦窗的擦窗
唯獨小明坐在座位上,看著他自己的書
問他為甚麼不掃地
小明說:「因為要學測了,我忙著看書。」
你心裡想:大家都要看書阿......
但又不好意思反駁他,因為你好像也不能叫他不要看書,且為了班級和諧也不想跟他吵架。
當你們掃完,他淡淡的說了一句謝謝,然後繼續看自己的書

轉眼間你上了大學
在繁忙的期末考周前,老師臨時指派了一項分組作業,需要大家共同完成,且下禮拜就要交。
你看著行事曆上,下禮拜要考五科期末考,這禮拜還有兩天要打工,周末又有一天有其他事情,不禁感到壓力山大。
於是你在群組說:「不好意思這禮拜太忙了,可能沒辦法幫忙,太趕了。」
你的組員跟你說了聲加油
而後做完了分組作業,傳在群組
你說了聲辛苦了,繼續為自己的期末考奮鬥
#靠清490

你們都是能幹的人
就算做不到也不是你的錯
不能成功的話就都是世界的錯
逃避不願做的事 逃避不算失敗 逃避就是勝利
反正猶豫後得到的答案 不論選哪個都會後悔
既然會後悔的話就選擇眼前的快樂吧
艾莉絲的胸部是墊的
#靠清491

MD
誠齋二樓到底是哪個低能兒手有夠殘
每天都要甩門是怎樣
門跟你有仇是不是啊
學不會關門我就幫你把門拆掉
#靠清493

大一沒去運動會簽到會怎樣嗎
#靠清494

沈之涯資結期中好難QQ
跟考古的難度天差地遠
484該二退?
#靠清495

[悲報] 靠北交大 2.0 被臉書整個刪掉啦

大約在昨天 11/09 傍晚,臉書突然無預警將靠交粉專取消發佈,未提供任何理由,小編也連個屍體都看不到

但大家的心血並未消失,不只靠交官網有所有文章,其他四大社群媒體平台上的貼文也都還活著

如同塞翁失馬,現在新粉專趁這個機會改名回「靠北交大」,方便大家搜尋

維護團隊整理了過去最受大家歡迎的數十則貼文,重新發佈到新粉專,而穢土重生後的粉專也可以當作精選貼文來看,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屬於交大人的靠交

新版粉專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xNCTU2.0/
#靠清497

宿網到底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