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ciologist
4.54K subscribers
119 photos
3 videos
33 files
263 links
On ne parle tant de mémoire que parce qu'il n'y en a plus.

my sociological commonplace 📒

clips: @thesocclip
cinema: https://t.me/+-fGMCxdERaIxZjE1

CC BY-NC 4.0
Download Telegram
What a bad year, what a bad deca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GMkHzWXjI8

事实上这个视频并没有解释「why」,只是说了手势的(非)语言等文化功用。但回答这个问题就不只是语言学、社会学、心理学、认知科学、etc. 的问题了,很多问题问下去就指望不了现有的范式能做出令人满意的回答了。

视频中提及的论著:

Kendon, A. (2004). Gesture: Visible action as utteran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cNeill, D. (1992). Hand and mind: What gestures reveal about though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Bernard, J. A., B. Millman, Z., & Mittal, V. A. (2015). Beat and metaphoric gestures are differentially associated with regional cerebellar and cortical volumes. Human brain mapping, 36(10), 4016-4030.

Lederer, J. (2019). Gesturing the source domain: The role of co-speech gesture in the metaphorical models of gender transition. Metaphor & the Social World, 9(1).

McNeill, D. (2011). Gesture: a psycholinguistic approach. In K. L. Meinden (Ed.).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58-66. Elsevier.

Gawne, L., & McCulloch, G. (2019). Emoji as digital gestures. Language@ Internet, 17(2).

Kendon, A. (2000). Language and gesture: Unity or duality. In D. McNeill (Ed.). Language and gesture: Window into thought and action, 44-63.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verson, J. M., & Goldin-Meadow, S. (1998). Why people gesture when they speak. Nature, 396(6708), 228.

McNeill, D. (1985). So you think gestures are nonverbal?. Psychological review, 92(3), 350-371.

McCulloch, G. (2019). Because Internet: Understanding the new rules of language. Riverhead Books.
Happy Christmas 🎄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ibNZv5Zd0dyCoQ6f4pdXUFnpAIlKgm3N

对一件事物,能使儿童、青少年、大学生、硕博士、专家清楚地听懂,才算有一定的理解。这意味着认知的结果不至于太过于远离生活而变得难有用武,也不会太过于基本而显得平淡无奇。很多学术论文为了适应体系要求,堆砌作者都不一定掌握的专有名词,流派或领域稍有差异的同行也不一定了解这是未了解的知识还是废话。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频道时常推送一些视频,也会转发一些专业文章,试图平衡造成乏味的两个极端。
PAN,_J_,_&_SIEGEL,_A_A_2019_How.pdf
1.6 MB
沙特阿拉伯对于异见人士的打压,近年也体现在对社交平台的舆论领袖的「肉体镇压」(physical repression),即逮捕、政治监禁、处以死刑,甚至谋杀。

这一研究通过对 2010 年至 2017 年间的 Google 搜索和 Twitter 推文的文本分析与评估,得出这些镇压手段对于异见控制起到了作用。

虽然研究者认为,总体上阿拉伯民众还是在 Twitter 上表达不满和抗议,但这种说法倒是像安慰剂,他们除了成为下一波被镇压的对象,看不到沙特阿拉伯和世界其他威权国家能产生什么实际变化。

Pan, J., & Siegel, A. A. (2019). How Saudi Crackdowns Fail to Silence Online Dissent.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14(1), 109–125.
下午两点,2020 中华民国第十五任总统选举辩论会开始。同往年不同,我没有选择 TVBS 或台湾电视等传统电视媒体但直播,而是观看了沃草即时 FactCheck 在 YouTube 的 直播 。

最早了解沃草,是他们对于立法院质询,以及其他各种公开媒体资源做出整理和研究受到瞩目。对于这场辩论会,沃草采用了实时查证的方式,对三位总统候选人在申论、媒体提问、交互提问、结论中提及的「事实」进行检验,并及时反馈在直播中,与观看者互动。

现在,这场辩论会结束了,你若对这些候选人说了那些实话,或是如何信口开河,可以看看这个 协作文档 。

而除了沃草,主办这场辩论会的台湾公共电视,也尝试了新的媒体实验,也对这场辩论会,以及此前三场政见发表会进行了 事实核查 。

但这一过程也面临很多困难,因为许多政治人物的发言往往采用类似非虚构的方式讲述,也无法当作一件真实的事件找到可依据的媒体报道或政府文档作为支持。
虽然用一种历法看待时间,把一个规定的时段「结束」当回事有点无聊,但还是不妨在2019 或 2010s 的最后一天,来看一场政治家同学术教授对「希腊」与「罗马」的 辩论 ,以及一场一年一度的物理、化学、医学或生理学、文学、和平汇聚一堂的 圆桌会议 。
The_Struggle_For_Democracy_In_Mainland.pdf
4.4 MB
Fulda, A. (2019). The Struggle for Democracy in Mainland China, Taiwan and Hong Kong: Sharp Power and its Discontents. Routledge.

其实还是想读读最近的奖的台大社会学系教授 何明修 的Challenging Beijing's Mandate of Heaven: Taiwan's Sunflower Movement and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其中有一百多位香港、台湾的社会运动参与者的深度访谈。

社会学家,对社会现状(或装作)视而不见,且不论是否积极参与其中并试图改善,甚至不去尝试检验不同时空产生的思想与观测工具,无异于掉入过去与现在的缝隙之中。
How China Tracks Everyone | VICE on HBO

用技术手段规避社会风险是现代社会大众和行政机构的合理需求,但这一过程是否是基于经过充分研究并具共识的立法基础,以及传统监督机制能否发挥效用,或许才是问题所在。

然而不论是「人大举手、政协拍手」,还是「黑记!你以为你真系有第四权呀?」,我都看不到中国在技术运用的伦理、社会层面能产生什么正面结果。即时通讯、DNS技术、自然语言处理、生物识别、基因编辑、区块链…… 不然我们也不必相聚于 Telegram 😄
美国大学和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CRL)二十年前编写了 Objectives for Information Literacy Instruction: A Model Statement for Academic Librarians , 制定高等教育图书馆的指导,培养学生资讯素养。乔治城大学图书馆也据此写了篇 《研究十五步》 ,即使是一般写作也可作为帮助构建框架。
The Joy of Search.pdf
11.5 MB
Russell, D. M. (2019). The Joy of Search: A Google Insider's Guide to Going Beyond the Basics. MIT Press.
Meet Alain de Botton | A philosopher of the modern times | Leaders in Action Society

「哲学已破灭,已结束,已破碎。」似乎西方的学者都喜欢对于人文学科表达这类悲观的感想。说得倒也没错,大学里的这些学科早已经脱离了它们的古老传统,忽视该解决的问题。

跳出学术工厂,哲学强调人面对世事应多思考,人类学的反诸己身,历史学的调查、真实与时间,社会学的分析与关怀……

对于规训,「你需要对规则有一定的耐心,并尊重规则。但尊重过头,你就成了绵羊,就算一只聪明的绵羊,可仍是一只绵羊,而绵羊的生命是有限的。但如果才华横溢却无拘无束,那你或许会像没有校准的火箭一样胡乱发射。」

在宽恕的问题上,倒也深有体会。中国高校中自杀事件频仍,各级各类组织缄口不报。年轻一代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一步错步步错的零宽容社会,表现出更强的攻击性,不知不觉中自掘坟墓,恶性循环。

批判作为沟通交流的各种技术分散了精力,而没有意识到这或许只是这些技术并没有发展到我们根本需求的水平。在「后XX」之前,我们到「XX」了吗?
中国人民大学区域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及博士后导师的 震惊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