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onW in the box
266 subscribers
81 photos
2 videos
261 links
@sheron_w 用来剪藏碎片化内容/脑洞的个人频道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https://byvoid.com/zhs/

无意中发现的博客。这位大佬在FG不同国家的办公室反复横跳,还动不动去旅游,人赢🧐
读了几篇关于不同地区社会文化的思考还有游记,都是不需要很认真读也能读懂、但却有些收获的感觉,对游记感兴趣又不想动脑子的朋友们可以读一下(
拖了好几天把「82年生的金智英」给看完了,感觉写这种影评容易被骂,不过咱想随便说点。

据说导演采访了很多女性,询问她们生活中遇到的种种身为女性的困境,我个人觉得这些要素也是非常真实的。不考虑其他方面的好坏,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会因为某个电影描绘了「世另我」而多少给点好评吧(尤其是在这种叙事角度不常见的情况下)。因此,东亚女性在看这片的时候,不免被各种同样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但鲜有其他影视作品描绘的事情所打动,进而与女主共鸣。相应地,将它作为一部电影来评判的时候也许会夹带自己的私心。

因此,这部电影在表达女性自我意识方面确实是非常成功的,但是个别情节在这一个本来应该是现实题材的电影里显得过于韩国恋爱偶像剧了——能够表现这一点的剧情之一是孔刘饰演的丈夫往诋毁产后抑郁女性的同事身上泼咖啡,而同事并不知道他自己老婆有类似经历。该行为不仅给他人添麻烦,也不会对夫妻双方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我能想到的只有让荧幕前的观众觉得「这个男人(按照恋爱剧的定义)好爱他老婆哦」😅 如果孔刘饰演的是一个心眼不坏但普通的「更现实的」丈夫,我个人觉得观感会好很多。当然,不排除导演想在玻璃渣里搞点糖调和一下。

而男性没有切身经历过这些导演通过采访获得的「真实的困境」,有的作为一个看客试图理性指出它作为一部电影在情节安排和人物设计上的不合理性(比如我上一段说的),但很遗憾的是,更多的或许根本没有看懂导演埋藏的「让女性心头一酸」的小细节,反而将自己带入剧中完美老公的角色,想着上班也不容易,为女主付出也不少,赚得比她多还休育儿假,就会觉得这帮夸这个电影的女的是真的矫情。

然后这两帮人就像往常一样开始互相骂。
毕业工作十个月后,过去一起做书店的朋友见到我说,“怎么感觉你突然迟钝了很多”。
因为她问了我一个问题,这问题我们过去在书店肯定讨论过:
“你觉得什么样的故事算一个好故事?”
我沉默良久,没有给出回答。
搬砖在互联网,我离故事太遥远了。

https://www.163.com/news/article/GAI895K5000199ET.html
Forwarded from DPS Channel
WorkingTime公司作息表是由中国民间程序员自行搭建的数据平台,用于各行业从业者分享自身的作息时间表。本项目自发布以来,即受到以互联网从业者为代表的各界人士之关注,平台的形式也由最初的共享文档发展为如今的微信小程序。平台开发团队正逐步完善平台的功能,进一步扩大平台的影响力,将有益的共享信息带给更多的从业者。

由于本项目的公众号,共享文档,小程序均遭到永久封禁,本项目已暂停运营。目前,团队已将最新的数据上传至 Github,供大家下载查看。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我们和大家的路仍在走,这个世界仍将运转。感谢关注支持这个项目的所有人。

https://github.com/WorkerLivesMatter/WorkingTime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3320939

说实话这文章的屁股是朝男权歪的,我猜东亚的决策制定者和资本家也会有类似想法。评论区有人说这观点也没什么新奇的,但我读书少

「东京女子图鉴」里面有个挺著名的的情节,经常会当作金句被人拿出来说事。大意就是女主的女上司觉得自己那代人辛辛苦苦工作,努力争取自己的权益,才能够让女性有机会大规模进入职场,而现在有一批女孩子天天就知道打扮自己,一下班就去联谊找对象,根本不努力工作,简直是糟蹋了前辈的革命成果。

结合这篇文章的观点,这段金句倒有了另外一层一点儿也不励志的含义——她的说辞反而像是「中年老男人天天抱怨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不努力工作,就知道躺平,苦口婆心地劝说后辈努力工作才能在中年达到和自己类似的成就」的性转版本。在女上司刚刚进入职场的年代,正处于经济上行的阶段,大多数公司都在扩张期,不管是男是女,只要付出相应的努力,都有希望拿大包,在大城市自己养活自己。与此同时,相比之前的年代,有了经济话语权的城市女性更有底气提出自己的诉求。然而在经济发展停滞的阶段,不论男女都会有一部分人在职场卷不过,选择躺平。然后,在日本这个环境下,大家关注到的情况就是躺平了的男人、努力找个好人家嫁了的女人。
Forwarded from Sheron W
「我还没问,经理们介绍的第一件事就是,这家工厂没有工会。我询问原因,他们回答说,不需要。我们这里的报酬比其他地方都要高。」
——《一个乐观主义者在美国 1959-1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