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卜拉自说自话
82 members
8 photos
26 links
频道主是 @nebula_moe;个人主页: https://i.nebula.moe/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读《诗经》时,我最喜欢的部分是透过只言片语想象出春秋时期的样子,尤其是普通人的生活。这个社会里小国林立,语言风俗和现代相差悬殊却又有很多传承;一些诗句里又穿插神话传说的残片。某种意义上,和“架空世界”的乐趣是类似的。
> 金沙遗址祭祀区祭祀台长边的方向,正好是冬至那天日出的方向。这也是遗址中许多墓葬、成都市不少老街的方向。
> 《华阳国志》:“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
> 《邛崃县志》:”蜀中古庙多有蓝面神像,如蚕金色,头上额中纵目,当即沿蚕丛之像。“

二郎神应该就是起源于古蜀国的蚕丛信仰吧
通常认为二郎神是秦国郡守李冰的二儿子,但是二郎神的地位显然高于李冰,会有人吐槽“子掩其父”

这让我想到了《东方风神录》的背景故事

神奈子得到了洩矢之国。
但是,洩矢之国的人们,没有忘记原来的土著神御社宫司的恐怖,
所以坚决不接受这新的神明。
神奈子没有得到这里的信仰心,所以也放弃了这个王国的所有权。
相对的,她叫了新的神来与洩矢的神进行融合,在这个王国里作为『守矢』,
而在外面则使用其他的名字。这样一来总算是有点支配了王国的样子了。
守矢的话,当然,是洩矢的事了。然后神奈子则是借来了诹访子的力量,
自己作为山神而君临了山里。
名义上支配了这个王国的新的神,在大和的神话里是个只有名字保存下来的神,
实际上,诹访子是一直都支配着王国的。
现在外面的神明已经基本被大和的神话所替换了,
只有她一个人,仍然以古代的方式悄悄的获得着信仰。
不过,就算这个长久以来不断取得的信仰,
也在科学的时代来临时开始逐渐的消失了。

三星堆出土的纵目面具,其背后的神明,说不定一直都在,只不过改换了形象。
> 一个好的读者不会为发现警句妙语而欣喜若狂,或者情不自禁地鼓掌。忙于分析的读者无暇顾及这些。
https://tsb2blog.com/liberalism-with-qdaily

> 雷军告诉伊险峰,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应当专注移动端。

> 此前,伊险峰把重心放在PC网页端,借鉴了不少国外成熟网站和杂志的排版,为此,还从美国邀请了一流的设计人员帮忙。

国外还有PC Web时代的落日余晖,国内已经完全是移动端的天下了。网页端尚能勉强承载严肃的阅读,而手机注定是今日头条、微信看一看之流的天下,只能诞生“小报”。
https://ncase.me/crowds/zh-CN.html

一个关于“网络”的交互式小游戏,可以浅显了解何为“群体智慧”。
《商颂》里面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说的是燕子。就算抛开这个典故,既然叫玄鸟,“黑而有赤色者为玄”,至少应该是黑色而不是蓝色。《姜子牙》这电影里,凭空给玄鸟安了一个“引导亡魂”的功能,这明明是古埃及神话里面的贝努鸟。
「式微式微,胡不归?」

天都黑了,为什么不能回家。两千年前对加班的控诉,今日仍于我心有戚戚焉。
#TIL 美国参议院LOGO下面印着法西斯
>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从未想过加入像谷歌那样的公司。谷歌这种公司看上去自成一派,我想要无聊一点的公司,只需要把事做好就行。我觉得,和公司保持距离,才能够保持自我,不被外来的力量侵染。

> 如果愿意的话,可以随意继续做自己的业余项目,但是不要认为这能用来找工作。这错了。我认识很多开发者,沉迷于这类虚幻的梦想。这是幻象,只会浪费时间和精力。

https://manuel.darcemont.fr/posts/focus-on-jour-job/

如何平衡工作和业余项目?这事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这篇文章里的一些观点很有意思,但也有一些观点我并不赞同。
輝夜姬這裏彈奏的是七弦琴,應該是古琴。但是實際上配了古箏,由旅日古箏演奏家姜小青演奏。
能稱作藝術品的動畫不多,但是《かぐや姫の物語》絕對算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