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课
75 members
27 photos
40 links
小孩不易,大人更难。大人课是一档关注个人成长的媒体计划。我们致力于与读者、听众一起对抗信息过载,重拾情感表达,学会自我取悦。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這些都已經是1980年代初期的事情了,當時大家對於個人電腦還有許多觀念上的混淆;例如很多人將它稱為「微電腦」(microcomputers),讓很多潛在用戶說出「我們不需要個人電腦,因為我們已經有大型電腦和迷你電腦」之類的話。
也就是說,許多人認為它只是某種大型電腦的縮小版,而不是一個完全創新的類別;這種觀念,在許多人心中持續了非常久的時間。
所以,我們更強調的是進一步闡述「個人電腦是我們身心的延伸」這種理念。而且人們願意接受的,是更簡單而清楚的譬喻;所以我們告訴顧客,Apple的電腦對於五種活動的幫助:思考、組織、溝通、學習、以及娛樂。當需要說明的時候,我們就拿不同的軟體來當做範例展示。
於是我們的方法奏效了:透過探索人們的深層需求、再加上以簡單的譬喻來強調優點,讓Apple的產品在法國市場上脫穎而出。

https://tuna.to/apple-france-resonance-e0a3a9b1b1b2?sk=c007d512c5dd287caee48ab772db47dd
我對文中就艾未未的評論持保留意見,但其餘部分說得在理。
「實際上,討論Banksy是否在藝術機制之內,是沒有意義的,那套反商業的言論,大概就跟艾未未之於中國一樣,只會讓他的作品更有買氣,我猜,這就是消費時代下的終極商品吧,有什麼比「拒絕成為商品的商品」更能激起購買慾的?只是說買他的作品可以同時關心一下社會問題,就跟在超市裡的公平交易農作物一樣,充其量,不過就是給消費者提升一下士氣,振奮一下精神。至於這樣的商品究竟是顛覆這個體制,還是延長它的苟延殘喘,那便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了。」
https://artouch.com/artouch2/content.aspx?aid=2018101510224&catid=04
微信朋友圈广告上线直接@好友功能,这个其实没什么好谈的。但是通稿中有一句话非常刺眼:想跟好友炫耀自己被大数据选中时,都可以在广告下面直接@对方。
这句话和锦鲤文化放在一起,折射出的是大部分中国人对待科技的「求翻牌子」态度。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781375.htm
解释这个现象的另一个角度其实是拓店逻辑的转移。 受本季度单店增长下滑的影响,Apple 已经放慢了撒网式的铺点,而是更注重利用中心城市门店对于周边城镇的观光效应。
这一点做得最好的是星巴克(想想上海南京西路的星巴克烘焙工坊)和宜家。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7444007/answer/508239763
我是天一的讀者

金馬的餘波還在發酵,但我希望各位可以同樣關注一下一位中國女孩:天一,一位中國的情色文學寫作者,因傳播淫穢色情和非法出版被判刑十年。

圍繞荒謬的量刑和作者本人的悲慘身世,中文互聯網已經對這起案件進行了很多討論。我今天不想談出版自由這種常識問題,只是想從我的閱讀體驗出發,以一個同志的身份談談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沒錯,我是天一的讀者。我喜歡她的作品。

有關這起案件的新聞報道,提到了天一的作品時刻意隱去了全名,《侵佔》、《乾死》。這兩部作品的全稱是《侵佔老闆》和《乾死老闆》。這兩部作品描寫了公司高層與屬下之間的虐戀,擁有一些軟性 SM 成分。

耽美文學作者的處境就是如此可憐。在這起案件被曝光前,我甚至不知道這是一個蕪湖女生的作品。天一的作品,被千百次的轉載到各大同志社區,經歷千萬次的點閱,為平台持有者帶來廣告收益。這些文字為無數同志帶來了感官上的快樂,但它們的創作者卻在筆名之下東躲西藏,甚至為此背負牢獄之災。

两篇故事內涵的脈絡並不複雜:被生活所迫的小人物,某一日被總經理看中選為司機,利用性愛和男子氣質控制了原本遙不可及的人物,分分合合,最後生出感情。

請注意我說的是「控制」:這兩部作品描寫的性愛場景(或者被稱為肉文)並不是全然是自願的,很多時候是暴力的。黃金故事定律中的幾個基本要素:小人物翻身、色情、虐戀、真情實感,天一的作品中全都擁有。

在我看來,耽美文學是日後研究中國女性時一個非常重要的文本。女性寫作者,將她們對於 masculinaty 的想象,男權社會的不公,權力意志的憧憬,全部注入到了耽美文學中,使其成為一種奇特的文本。研究耽美文學,將能幫助我們更好地瞭解中國女性的生存處境,看到她們微薄的希冀:她們對於身邊男性的想象,絕不是那種口出「中國女性的墮落導致了國家的墮落(俞敏洪語)」的「成功人士」,而是體壯貌美、有情有義的正常人。這個要求再正常不過。

最大的期待:情義。

但我在十多年前並不懂這些。我第一次看這些文字是 16 歲,從此過後它們陪我度過了很多個夜晚(不用想也知道我在幹什麼)。天一的文字,曾經給我很多快樂。在那個情色內容尚不易獲得的年代,幾萬字的小說已經算一碗佛跳牆,更遑論成人片——簡直是魚翅海參。我曾經多少次變換關鍵詞,在大大小小論壇之間的逼仄空間中,嗅探到任何一點人的味道。但和成人片比起來,小說又有自己的好:想象空間極大,擁有豐富的細節描寫。這些都是只顧爽的成人片所沒有的。

此外,耽美文學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它為同志描摹了一幅生活的圖景,告訴了我們當一個同志到了三十歲的時候,他可能是這樣生活的。

這種從小就得到的人生指引,是異性戀者的特權。無數的男孩子女孩子,從《小豬佩奇》到《廣告狂人》,都被灌輸了一種樸素的家庭觀:男孩會成為爸爸,上班出門前要親吻妻子。女孩會成為媽媽,她會溫柔地回應丈夫的親吻,微笑地看著孩子把早餐吃完。

我當然知道這是陳腐的。但當一位女性朋友某次和我抱怨起來這種刻板印象時,我說了一句:我很羨慕你,因為你知道怎麼去活。你可以去抗爭,但你有這個傳統的價值觀「兜底」。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部文藝作品是教一個同性戀男孩怎麼活的(當然現在越來越多了)。

我看了無數個女人分娩的鏡頭,無數個夫妻在節日期間探望父母的電影(有喜劇、有悲劇),但我不知道我如何擁有我的孩子,我應該如何與我的丈夫面對父母。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與一個愛我的男人吵架。

(哦,是有的。李安在《喜宴》里拍趙文瑄和美國男友住華盛頓的聯排別墅,下班後一起遛狗。這個畫面我記到現在。每次有人問我最喜歡美國哪個城市,我就說華盛頓——其實我根本沒去過,但電影中那一點憂鬱的黃色調,讓我記到現在。)

但這些議題在天一的作品中,或者大部分耽美作品中都是有的。沒有真正經歷過同性情感的女作者們,全憑自己想象,偏好戲劇性的表述,寫得固然不夠準確。但我至少讀到了兩個同志男子的爭吵,讀到了他們的愛情糾葛。就算不是真的,那也比沒有來得更好吧。

我是到了北京後,認識一些中年的同志朋友,開始瞭解他們的生活方式:開放關係、丁克、代孕,才發現小說果然不能被當做處事准則。同志生活中有如此多的、與性無關的議題,天一們想象不到。這完全不是她們的責任。

允許同志結婚,最大的受益方其實是孩子。一個 15 歲的同性戀男孩,當他的身邊出現越來越多的同志伴侶,他對於未來人生的迷茫,或許會少很多。他可以在電視上、在公園裡看到兩個男人帶著孩子玩耍,互相餵飯,在街上爭吵。這些都將會成為他在人生中的重要經驗。當那些保守派抱怨這個群體濫交、嗑藥,他們有沒有想過是 the institution has failed them? It's never a choice.

可惜的是,這是只有台灣同志才能享受的特權。耽美文學作者們精准地預言了中國同志需要面臨的巨大困境——躲藏,並把它們原原本本地寫進了小說里。這些作者筆下的男人,大多身處高位,卻有著難以言說的特殊癖好。他們利用權力,盡自己所能地滿足感官刺激,卻時刻提心弔膽,生怕被曝光鞭撻。他們永遠是雙面人:一面是家庭和睦,另一面卻是縱情聲色。同志身份作為一把枷鎖,被這些女生寫了出來。

後來,我很少看天一的作品了。成人片也好,耽美文學也罷,它們都只能算是追求短時間感官刺激的內容,不可能一部看到死。我後來發現了別的作者,也就將天一的文字放入收藏夾,偶爾拿出來翻翻。直到出了這樁案子,我才想起這兩篇文章,才知道它們出自一個女生的筆下。

我真的很想對她說:謝謝你,天一。我將永遠是你的讀者。
Standard practice in the food industry would have been to convene a focus group and ask spaghetti eaters what they wanted. But Moskowitz does not believe that consumers—even spaghetti lovers—know what they desire if what they desire does not yet exist. “The mind,” as Moskowitz is fond of saying, “knows not what the tongue wants.”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04/09/06/the-ketchup-conundrum
大人课 changed group name to «大人课»
大人课 updated group photo
大人课 updated group photo
各位好,欢迎来到大人课。「大人课」是一项面向所有中国城市青年的自救计划,主播是两位深陷四分之一人生危机的知识青年,赛赛和文仪。每期里我们会谈论最近困惑的问题,通过交换笔记和信息,帮助我们和正在收听的你解决 21 世纪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信息过载、情感表达、自我取悦。

在第一集中,赛赛和文仪从《隔间》这本书出发,讨论了办公室变迁史对公司员工的影响、白领身份认同的虚伪、无奈和挣扎,以及当不顺心的工作占据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如何避免自己的整个人生因此被拖垮。您可以在这里收听到这期节目:https://itunes.apple.com/cn/podcast/%E5%A4%A7%E4%BA%BA%E8%AF%BE/id1458121725?mt=2

我们鼓励您使用包括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大人课」。以下是部分客户端的收听链接:
Apple Podcast: https://itunes.apple.com/gb/podcast/%E5%A4%A7%E4%BA%BA%E8%AF%BE/id1458121725?mt=2
Castro: https://castro.fm/podcast/0110febb-da76-4125-b696-ed6e95c2fed4
Pocket Cast: https://pca.st/d5G2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show/1idzXfq8pXYI2O9oEkZ0ev
RSS: https://growup.rocks/feed/podcast

最后,我们也欢迎您关注大人课的官方网站 https://growup.rocks,以及我们的推特 @darenka101,并通过上述渠道向我们提供宝贵建议。

来吧,一起做个大人。
「Episode 02: 996 加钱有用吗?没用的」现已发布

在这集节目中,文仪和赛赛讨论了最近的 996 系列风波 :关于马云和刘强东的发言如何体现了中年成功男士的迷之自信和精神危机,为什么「给够钱」是 996 的错误解法,以及我们这代人和「奋斗」,到底应该是怎样一种关系。

我们鼓励您使用包括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收听「大人课」。以下是部分客户端的收听链接:
Apple Podcast: https://itunes.apple.com/gb/podcast/%E5%A4%A7%E4%BA%BA%E8%AF%BE/id1458121725?mt=2
Castro: https://castro.fm/podcast/0110febb-da76-4125-b696-ed6e95c2fed4
Pocket Cast: https://pca.st/d5G2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show/1idzXfq8pXYI2O9oEkZ0ev
RSS: https://growup.rocks/feed/podcast

最后,我们也欢迎您关注大人课的官方网站 https://growup.rocks 以及我们的推特 @darenka101,并通过上述渠道向我们提供宝贵建议。

来吧,一起做个大人。
大人课第三期《自我流放到二线城市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现已更新。

文仪和赛赛在这期节目中探讨了从北京到二线城市(苏州、杭州)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录这期节目的时候,赛赛刚来杭州一个多礼拜,产生了不少感受,比如这里人咋说话声音也不小,还有这里逆行的人怎么这么多。但在所有的意外里,最没准备好的,居然是有点怀疑自己被抛弃了。

每个在一线城市待过的年轻人,回来后都拥有了敏感体质,变的很容易被刺激到:北京朋友圈讨论的那些或观察大格局或风花雪月的文学内容,虽然依然有话说,但觉得和自己没关系了;大家看起来都很忙,怕再过一阵子会被杭州相对较慢的节奏同化,失去「竞争力」和斗志;听一样的播客看一样的书,会冒出一阵一阵的失落,「我是不是永远也做不出这样的作品了」。过度上升一点说,突然有点茫,感觉不太知道自己是谁了。

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赛赛开始归因:可能是还不太熟悉杭州,可能是现在的工作没有之前那么有把握,可能是对北京「更高更快更强」城市文化的内化还需要一点时间洗掉。又或者是,即便她在北京时不愿意承认甚至从未察觉到,但它和在这里的工作经验还是给了我一个 identity:一个掌握了较高话语权的、要和「最优秀的人」一起工作的、假以时日可以 make a difference、找到自己使命的有为青年。

It’s weird when you think how much your idenetity depends on things outside you,以及一线城市可以给到你这么多或许虚无或许是想象但能扎实鼓励到你的东西。我们以为自己不一样,以为自己是 above this 的(毕竟在北京的时候也老说它土),但真当搬走了,才会发现你在这方面也是个俗人。

文仪则给了一些自己的建议:在大城市要全力以赴,在二线城市要有「小商贩」的精神,用自己过去积累的技能包,将小地方的人脉和资源去变现,以及多打几份工,尽可能地撑满自己。他就是靠这样的信条撑过来的。

https://podcasts.apple.com/gb/podcast/大人课/id1458121725?i=1000437017134
大人课第四期:妈,你还好吗? 现已更新

今天是母亲节。文仪和赛赛在这期里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聊到了我们一直以来对妈妈的误解、不合理期待甚至是情绪操控。

接着自己的讨论,我们也提出了一些修复母子、母女关系的方法。

赛赛还对当下的女性主义提出了批评,并且论述了为何她现在觉得「生过孩子女人的生活才会完整」,是一句合情合理的表达。

理解了我们自己的妈妈,才算得上真正理解女性。各位妈妈,母亲节快乐。

https://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episode-04-%E5%A6%88-%E4%BD%A0%E8%BF%98%E5%A5%BD%E5%90%97/id1458121725?i=1000437867256
大人课第五期:微信让我们脆弱。 现已更新

赛赛和文仪在这期里分享了一箩筐对于当代人际关系的困惑:为什么我们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共鸣,「人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及微信为什么让我们变得脆弱。这期节目以赛赛的悲观论调收尾:微信让我们变得自私、对感情施予变得吝啬,也让我们陷入孤独的怪圈。但文仪相信产品设计上的一些改变,或许能让事情出现新的转机。

https://podcasts.apple.com/cn/podcast/ep-05-微信让我们脆弱/id1458121725?i=1000439969768
苹果 Podcast 平台开始屏蔽国内独立播客,目前大部分独立播客已经无法在苹果 Podcast 平台搜索到,据称只有通过荔枝喜马拉雅之类平台提交 feed 给苹果的播客能保证搜索可见。

目前大人课在 Castro 和 Spotify 上仍能听到。
Forwarded from 《一天世界》博客 (Lawrence Li (不鳥萬如一))
比任何加密技术都更强大的是去和好朋友、亲人认真地面对面谈论重要议题。午饭时、下午茶时、公司茶水间里、晚饭后的沙发上。

尝试拒绝任何张口就来的词汇,比如,当妳想说「境外势力」或「被人当枪使」的时候,想想如何用别的措辞来表达这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