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Messages
26 subscribers
16 photos
26 links
Download Telegram
to view and join the conversation
2013 年 Autechre 在 WATMM 论坛进行了一项「Ask Autechre Anything」活动,由 Sean 和 Rob 本人选择性回复乐迷提出的任何问题。活动内容后来经乐迷整理成一共 1552 条问答的文档。准备逐条译成中文不定期更新。
AAA[1]

Rubin Farr:会有新的LegoFeet发行吗?

Sean:有可能,我们还有一大堆那个时代不错的素材,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再做一张CD。这些素材更多是LFIncunabula之间的东西(主要是Warp当时不想放在Incunabula里的东西,因为它不符合人工智能主题什么的)。 (译者注:Incunabula是1993年的专辑)
AAA[2]

oscillik:是否有计划发行调音台内录的现场合辑?我愿意花大价钱买……。

Sean:我们最近正在讨论这个(榨取它的价值)。主要障碍是量太大了,全面整理一遍我估计要几个月的时间(很难,因为档案很不完整)。我们也在讨论如何处理这些资料。也就是说,是把不同演出中最好的部分拼接在一起(就像很多70/80年代的现场专辑那样),还是把它们稍加编辑后发行(George Lucas),或者在声音上对它们进行润色,还是让它们完全保持原样。我们的风格是不加修饰地发行它们—但如果我们让它们100%保持原样,听起来会有点弱,因为它们是为现场制作的,在现场听起来感觉很好,但在家里直接播放听起来却很糟糕(大声一点播放会好一点,但不会特别好)。事实上,我们可能最终会把声音搞一团糟,然后我的自闭症发作,让我想做其他的改动。还有一个来源一致性的问题,因为被录制的演出可能不是任何给定演出的最好版本(都是场地方录的,我们只是在最后得到一个DAT),很多最好的捕获实际上是由乐迷提供的,所以我们不得不尝试去找那些录了现场的人,以获得我们目前只有MPEG或其他东西的WAV版。
AAA[3]

mcbpete:您是否曾被要求为一部电影创作配乐,如果没有,您是否会考虑,什么样的影片最适合Ae的美学?

Sean:我们被提供过一些,但遗憾的是因为有保密协议所以我不能谈论任何东西。我是Shane Carruth和Neill Blomkamp的忠实粉丝,还有很多已经退休或去世的导演。目前好莱坞正处于一种创造性的漩涡中。
AAA[4]

Rulohead32:你们有没有对做这种专辑和风格感到疲惫或厌烦?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休息一下,或者和其他艺术家合作?如果没有,是什么秘诀可以让你们在20年后继续发行同样数量的音乐,并且仍然想尝试,保持新鲜感,做出新鲜的、打破界限的曲子?

Sean:这个问题有点诱导性,但谢谢。我们并不是要打破束缚,但我们对新事物感兴趣(基本上新奇的东西是非常主观的)。新颖性有很多不同的表现形式,比如说,一个原本熟悉的东西有时会以一种新的方式看起来很好,因为感知或联想方面的一些变化。说实话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感到无聊的,也许他们只是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去处理这问题。

Rob:一般我们每次巡演或者其他活动结束回到工作室都会想做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因为我们似乎需要从巡演中休息一下(我想至少在过去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和朋友们一起做音乐,比如说Gescom以及其所有不同的参与者,我更喜欢以这种方式工作,而不是比如被传送到另一个工作室与别人合作。所以我们倾向于呆在家里工作,(最后的卧室制作人哈哈)。
// AAA[4] 其实是 4、5 两个问题的合并
AAA[6]

Lesley:有什么现场演出计划吗?

Sean:现在还没有明确日期,但我们正在准备。
AAA[7]

unteleportedman:你们会来纽约的罗切斯特演出么??????

Sean:这得问当地的主办方了,但不太可能,你离纽约市太近了。
AAA[8]

funkaholic:你们怎么看那些最近很多人谈论的嘻哈音乐(Hudson Mohawke、Drake、Asap、Kendrick、Odd Future等)? 你们喜欢其中任何一位吗?我很想听听你们喜欢的新的嘻哈歌曲(如果有的话)!

Rob:哈哈,嘻哈的子风格太多了,很难说的具体直白……但是,比如说像Drake这样特有名的艺术家,我是一半一半。我喜欢他那首Headlines,但是craig david-10 years-too-late就不那么新鲜了。Heralds of Change的Spotted是我一直以来的最爱,但我认为他们其它的曲子没有多少像这首这么好的。
AAA[9]

Redruth:你们今后有和 Mick Harris 一起做音乐的计划么?

我很喜欢你们音乐中温暖、自然的痕迹,比如水或者弹珠这样的声音。在你们未来的音乐中会更频繁地出现么?

你们喜欢瓶罐乐队(jug band)么?

(译者注:Mick Harris,来自伯明翰的英国音乐人。他在1985年至1991年期间是死亡汽油弹(Napalm Death)乐队的鼓手,被认为是创造「碾核(Grindcore)」一词的人;jug band,由演奏瓶瓶罐罐及自制乐器组成的乐队,这些自制乐器是为发声而改装的普通物品,如洗脸盆、洗衣板、勺子、骨头、炉管、珠宝竖琴、梳子和纸巾;)

Sean:没有和Mick合作的计划,但我们喜欢他的作品,他是个传奇。

是的,关于温暖、自然质感的声音,我们现在很擅长伪造这样的音色了(译者注:指autechre完全以电脑制作的温暖自然听起来像是硬件类比合成器的声音),但这种声音很容易腻,所以我们经常以把这类音色搞乱结束。

老实说我连几个星期以后会喜欢什么样的声音都没法预测,更别说长期了。

我唯一知道的一个瓶罐乐队是因为Terry Gilliam在Monty Python里用过的(好像是Dixieland Jug Blowers,其实是首很不错的曲子)。

(译者注:Monty Python中使用的曲子是Dixieland Jug Blowers的Banjoreno
AAA[10, 11, 12]

mcbpete:00年代初有个广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IJGI7xaDRU )听起来和Yulquen惊人地相似,那个广告音乐是你们做的么,还是广告公司里某个人是你们的乐迷?

Sean:也许这个广告最初是按照Yulquen剪辑的,但他们没那个预算,这种事常有。

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Rob:是的,很奇怪,如果我在电视上看到它我肯定会停下手头正在做的事,但它有点可疑,还有一个约翰路易斯百货商店的广告(只在圣诞节期间播放)也很像。更「传统舞曲」一些。

Sean:lel i think that was tipper

(译者注:Yulquen是autechre 1994年专辑Amber中第九首)

(译者求助:Sean 说的「tipper」是什么意思?)
AAA[13]

Ceerial: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做一张「返璞归真」、延续早期作品(Incunabula,Amber,Tri Repetae等)感觉的专辑?


Sean: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再是之前的自己了,真这么做的话将会是一个苍白的模仿。

把它留给那些自然而然做出这类音乐的人吧。
AAA[14]

apriorion:很不幸我目前还没看过你们的现场演出,但我听说你们是在黑暗中演出,我猜你们这么做是想让观众专注于音乐本身。但是发行音乐就意味着你们对人们如何体验这些音乐有更少的控制:你们有一套希望人们如何听你们音乐的条件么?

Sean:不。
决定现场演出全黑一部分上是为了抹除空间的特征。
AAA[15]

kieselguhr:你们和zoviet*france的合作后来怎么样了,有机会听到么(如果它真存在的话)?

Sean:录音的DAT都在ben那儿。
每次我让他发过来他都说「好的」然后也没发,所以自从演出后我一直没听过里面的任何内容。

(译者注:Ben Ponton,zoviet*france自1980年代初的创始成员之一;在Pitchfork这篇这篇采访中autechre提到他们和zoviet*france在1994年合作过很多现场演出:https://pitchfork.com/features/interview/6012-autechre/
AAA[16]

lumpenprol:据说你们参与了让Boards of Canada受到关注以及在Skam唱片发行音乐,现在你们这批艺术家已经成熟了,你们还会对新出来的电子音乐人、场景感兴趣么?(我自己不做音乐,就只是好奇)。我也很想知道你们最近听哪些电子音乐人的组品(我认为说唱的问题已经谈过了)。

Quaristice时期在你们的作品目录里似乎很独特,既因为较短的更折衷曲目,也因为你同时发行Quadrange和Versions,这是你们之前没有明确做过的事(就「同曲的不同版本」而言)。你们是否也认为那个时期是独特的,除了试图捕捉现场演出的感觉之外,还有什么背景故事吗?


Rob:回复关于quadrange的问题,我们一直想用不同的混音做点什么,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过去有Depeche Mode等艺术家出产的大量EP和B面曲,这些与单曲或专辑中曲目不一样的混音版是他们最深最独特作品,这些混音版有些更激烈有些被过度制作。这是用来感受这些音乐人在主流框架之外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像一个真正的享受。

(译者注:Quaristice是autechre在2008年1月发行的专辑。Quaristice.Quadrange.ep.ae(quadrange)是Quaristice发行之后又再推出的EP,由Quaristice中某些曲目的不同版本构成,尽管长度超过两个小时,但仍被二人归为EP,是当时autechre时长最长的发行。这张EP在2008年5月19日至5月30日期间通过bleep.com以数码方式发行,每次一首,并通过其他各种在线音乐商店以四个单独的捆绑形式出售:Quaristice.Quadrange.ep.ae = Quaristice.PPP9.ep.ae + Quaristice.9T9P.ep.ae + Quaristice.c9Pn.ep.ae + Quaristice.Subrange.ep.ae
AAA[17]

futureimage:在为自己的音乐自制软件方面很多产(例如为Confield、Oversteps等写的Max/MSP程序)的同时,你们是否考虑过设计制造一个硬件产品?The Black Dog做的CS X51就很有趣。

Sean:自己做软件的部分原因是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大幅修改它,并保存大量的版本。所有东西比如协议等的整合方式都是定制的,这是它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很难做一个设备解决所有我们的需要,或者一个与MIDI(或者其他蹩脚古老的协议)整合的不错的东西。

尽管如此我们确实会经常交换些硬件的想法,如果真做的话我们可能会大量使用fpaa和fpga,以保证一方面它是模块化类比的,一方面仍然可以有不错的保存patch功能。

(译者注:futureimage (Finlay Shakespeare),英国布里斯托尔的电子音乐人,曾在Editions Mego发行专辑;The Black Dog与他们自己设计的MIDI控制器Machinewerks CS X51:https://www.adsrsounds.com/useful-articles/the-black-dog-machinewerks-cs-x51/;)